爱游戏官网:《福尔摩斯:罪与罚》第三关情节及结局心得分享

【导读】《福尔摩斯:罪与罚》是一款解密冒险类游戏,玩家扮演的正式大名鼎鼎的夏洛克福尔摩斯,接下来介绍的是玩家分享的关于游戏第三节的情节及结局的心得,一起来看看吧。

1.关于凶器和杀人过程

我对用冰刀作为凶器有一点疑问:在蒸汽浴室那么热的环境下,冰刀究竟可以保存几分钟?通过对守门人的询问我们可以知道,在进入浴室二十分钟后Garrow才发现尸体(想不明白为啥偏偏是这个严重近视的货发现尸体)。

凶手行凶的时间无法确定,但是这四个人(包括死者)在浴室里面,按照常理不太可能一直闭口不言专心蒸桑拿,尤其是在Rodney刚发现了关于Golden Knife的线索,正处于兴奋的情况下。

因此凶手行凶的时间距离Garrow发现尸体的时间应该不会太短,否则的话其他人想跟Rodney说话的时候就会发现他已经死了,轮不到Garrow。我觉得冰刀在那么闷热的环境下甚至不可能保存十分钟,那么凶手行凶后的十几分钟里难道大家真的在专心蒸桑拿,还是很巧合的没有人跟Rodney对话过?

当然,凶手也可能先将冰刀保存在香槟桶里,然后在蒸桑拿的中途从浴室中悄悄出来,在香槟桶里拿刀后回去行凶。但是守门人说更衣室的门一直开着,而浴室的门如果打开会有很大的响声,他应该听得到。那么这一点也就是不可能的。

由于以上的判断,我在推理的时候一直都觉得是银刀,而且Garrow那句关键的话又被我忽略了(这个精神不正常的家伙对话里有一堆莫名其妙的话,想必当时是糊涂的把那句话归类于此了)

另外,行凶过程中死者的血会不会溅到凶手手上或者身上?如果溅到的话凶手又是怎么洗掉的,这里是桑拿浴室,我看了一遍没有发现有喷头或者水龙头的存在,如果溅上了血迹是很难处理的。

2.有没有决定性的证据

这一关不像是第一或者第二关,第一关有死者被鱼叉钉在墙上这一决定性的证据,普通人是不可能办到的;第二关有两处相同的车轮印作为证据来支持推理。第三关恕我愚钝,想了半天没有想到有什么是类似的决定性证据。

对于凶器而言,香槟可以是Blinkhorn带来的,也可能是Rodney这货自己带来的(就如同经理Pitkin所说)。血迹里的水可以是冰刀融化后造成的,也可以是浴室里的蒸汽造成的。火盆里的银块可以理解成为Garrow迷信的献祭品,但是也可以把Garrow那句话理解为胡言乱语——我觉得比起第一关那个扯蛋的普通人万分之一概率而言,这个胡言乱语还算是自己可以接受的。

对于凶手而言就更是只能用动机来判断了,对话里的线索几乎没有,能拿什么物证或者对话中的证据给凶手定罪呢?希望大神能够点出来。

不是决定性证据但是指向冰刀的:摔碎的底片(在埃及考古时,两个人在炎热的沙漠里吃冰激凌——但是没有提到除死者外的另一人是谁),被藏在地底的冰桶(应该怕被联想到冰刀,而故意隐藏在机关下面)

3.遗迹里的提灯是谁的

这个我一直想不明白。是Rodney自己的?

爱游戏首页爱游戏首页爱游戏首页爱游戏首页爱游戏首页

发表评论